搜索內容 : 搜索類別 :
民族情結下的詩性魅力

發布時間 2013-09-11

民族情結下的詩性魅力
——讀普馳達嶺詩集《臨水的翅膀》

彭愫英


喜歡在靜夜里,在音樂的陪伴下,盤坐在書房讀普馳達嶺的詩集《臨水的翅膀》。這位從昆明祿勸縣一個彝族山寨走向京城的彝人,以學者的睿智眼光,詩人的理性思考和對故園的誠摯愛戀,深深地打動讀者的心。彝族羅婺部后裔的記憶和驕傲,蘭花煙頭點燃的木炭,用詩歌喚醒了沉睡在我內心深處的彝家情愫,多次到彝山采風的情景歷歷再現。

    總想說點什么!總想寫點什么!

    夷龍河畔的歌謠、飛過掌鳩河的候鳥,瓦板房升起的炊煙、火塘邊慈善的阿達、阿嫫,蕎麥地里的思念、冬夜心緒的堅守,涼山的擦爾瓦、雪域的格?;?,鄉野的表情、自由的歌唱……熟悉的身影透過詩句清晰地呈在眼前,落在我的記憶中難以揮開在羅婺大地上演繹的一幕情景:紅土飛揚的山鄉公路,一塊石頭將面包車卡住,師傅用千斤頂將車身抬高,費力地將卡住車輪的石頭移開。沒人想起將這塊石頭怎樣處置,它依然躺在路心。遠遠地,對面開來了一輛貨車,車后揚起了一股灰塵。普馳達嶺隨即將石頭抬到路邊……細節最能體現人的內心,一個小小的舉動,將詩人的善良本性流瀉在南高原的土地上。而這善良,體現在他的詩歌里,體現在他對故園的摯愛里。

    詩歌的表達正如生活里真實的他,對待朋友沒有兩面性,對待詩歌也沒有兩面性,因為愛著,深思著,痛苦著,欣喜著,使得他的詩歌彰顯著豐厚的人格力量。

“我是彩云之南深山獵人蘭花煙頭點燃的一粒木炭/我是云嶺牧人背上那一塊皺巴巴翻著穿的羊皮褂/我是納蘇畢摩念經作法搖落的那串叫魂的鈴聲……我是阿普手中傳送的那碗香醇的轉轉酒/我是阿嫫在瓦板房下夜夜纏綿的歌謠/我是游牧于紅土高原上的那枚紅透的太陽……”(《木炭·彝人(獨白)》)。一系列樸實無飾的場景,將內心深處隱藏的故園情感抒發淋漓。彝山、彝風、彝俗,這是一位彝族學者詩性的自然流露和詩歌血脈傳承的土壤。酒是彝人的語言,火是彝人的性格,而一粒木炭是普馳達嶺的真實寫照:“需要溫暖的人會點燃了我,不需要溫暖的人會熄滅了我?!?/SPAN>

  《臨水的翅膀》只有一百多頁,但捧在我手里沉甸甸的。

    普馳達嶺的詩歌,對于我而言,不是單純意義的讀,而是品。這個“品”,需要積淀一定的彝學知識。以前我采風彝族村寨的經歷,只是走進彝家表面的生活,將地處滇西北的富和山彝人生活習俗向外界粗淺介紹,而《臨水的翅膀》則引領我走進彝學的大門。為讀懂詩句里豐富的民族文化因素,更好領會詩歌的內涵和詩人的表達意圖,在讀這部詩集的同時,我基本讀完了他有關彝學研究方面的論文和有關的專著,還常在彝人網和彝學網閱讀彝族的史料,向彝族朋友討教。當我第二遍、第三遍直至第五遍端坐在《臨水的翅膀》上,我享受到了他的詩歌的文化厚度和閱讀的快樂。

    “成群的部族向南向南再向南,落英般的英雄髻頂著低垂的流云/被風吹皺的披氈/像一道不透風的墻在天地間蒼茫/牛皮鼓的打擊聲起起落落”(《走向美姑》),過目難忘的詩句,讓人不由想起了彝族遷徙的歷史,大小涼山的過去與現在。史詩般恢弘的詩句,澎湃激昂的詩情以及浪漫如水的情懷,讓讀者情不自禁追隨著他的目光走向美姑河,在歌謠中想象彝族先民不斷遷徙的背影。雄壯與溫柔,在普馳達嶺的詩歌里得到完美的結合。沉浸在他用詩句構筑的世界,月語星愿九曲十八彎的情懷,如水漫溢。

    普馳達嶺的民族情結是從骨子里透出來的,他對故園的愛不僅僅是滇中羅婺部大地,凡是彝人足跡之地,皆成了他譜寫鄉情的音符,沒有什么比一個發自肺腑的愛更能引人共鳴的。而鄉情的故園文化因子,自然而然成為構筑《臨水的翅膀》始終的詩歌血脈,這份鄉情的羽翼,正是民族文化元素的自然生發運用,閃現著他文學創作獨具的魅力。

    我不知道自己何以有這樣奇怪的感受,一雙有力的大手就在我的眼眸下,將鄉情細細地輕柔地梳理。這份梳理是那樣地真實那樣地熾烈,在我的心湖蕩起漣漪?!翱偰苈犚婑R蹄聲劃過靜謐的山寨/口琴聲在木板房中纏綿悠長……即使這樣老去/只要我的頭顱枕著南高原這片廣袤的土地/我幸福的淚水/會掛滿彝人的家園”(《守望家園》)“被風吹皺的擦爾瓦/伴隨著熟悉的鄉音/在這片土地上與我親吻//離開火塘、蕎麥和轉轉酒的歲月/與擦爾瓦一起入睡的女人啊/你是否夢見這個潮濕的季節/我會乘著你的翅膀/唱起那首被歲月風化的歌謠/爬上向陽的山坡/深入你的腹地?!保ā蹲哌^涼山》)

    在彝文典籍或彝人的觀念中,認為彝祖水中生,彝祖水中來。指路送祖,魂歸祖界,畢摩經誦,雄鷹等,在我的印象里構成了彝人精神世界中人類最初起源的內涵和元素。而水的文化元素,在普馳達嶺的詩歌里,寓意深遠?!霸谀戏?/SPAN>/水的情結/像美妙的歌謠/總有一些傳說與雪有關/總有一些事物與水有緣/與生俱來/不棄不離//就如阿蘇越爾說雪是開花的水/就如巴鳩烏嘎說云是流浪的水/就如王鵬翔說雨是哭泣的水/就如普馳達嶺說冰是堅硬的水/就如阿卓務林說水是流動的彝魂/就如安東說水是散步的人”(《雪在黃昏的手掌上》(組詩)),“陰間水昂貴,渴也喝三口,不渴也喝三口”(《誦詞與瑪納液池有關》)的祖訓讓讀者心旌搖曳?!安寂c默、尼與恒、武與乍”六祖的后裔,在去往瑪納液池的路上,前行的背影總以水的姿態行移?!澳切┛床灰姷乃?/SPAN>/停在空中止在六月/那雙遠離南高原的手/活在家園舞在十月/那棵站立于風中的樹/用骨骼的呼吸和生命的光芒/擺渡著歷史的憂傷/熟悉的母語被風高高掛著//那些看不見的水/那些做夢開花的樹/那雙待在風中的手/或在六月或在十月/在北方/獨自含滿一個彝人的思念”(《那些看不見的水》(組詩)),關于以水作為文化寓意來深入詮釋和解構彝族文化深邃內涵的作品,在普馳達嶺的作品中還有很多,如獲得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60周年“祖國頌”征文比賽散文類一等獎的《幸福如那些看不見的水》(散文組章)等也以水命名。我想,普馳達嶺詩集用“臨水的翅膀”命名,載負著一位詩人對本民族文化傳承中無法釋懷的深刻詮釋與表達。

    在普馳達嶺的作品中,神話傳說以及典故隱性的巧妙運用,使得詩句外延著無窮無盡的內容,給讀者留下了任憑想象馳騁的廣闊空間。一位熱愛著自己民族的人,一位熱愛著生活的人,他的內心世界不僅感受到太陽的溫度,也能聆聽到山風的歌唱、月光的輕吟和鴨子走路的聲音,看到彈拔馬布的透明羽毛和苦蕎花燦然的光焰。

鄉野的氣息對普馳達嶺來說是與生俱來,他的少年讀書時光,用他的話說是姐姐用洋芋供出來的。同樣懷著對鄉野的熱愛,同樣地突入城市的步伐經歷頗多的艱辛,我理解那份遙遠里的孤獨,深沉里的脆弱,親情里的淚水。他那刻苦讀書和嗜書如命的童年,讓我想起小時候扎著雙辮,穿著補丁衣服以及布鞋的我的童年:花布書包里背著借來的書,趕著牛群到偏僻的地方吃豐茂的草,為的是能夠安靜地坐在一塊大青石上看書。有次為了救掉入水渠的小牛差點出事,爬到渠岸上痛惜地哭,只是后怕從花布書包里甩落到渠壁上的書差點掉落玉龍河的蘆葦蕩里,全然想不起為自己的安??奁?。普馳達嶺的詩歌引起我的心靈上的共鳴,更多的是鄉野中成長的孩子感同身受。

    彝人的堅韌和剛強,是普馳達嶺詩歌作品凸顯出來的另一面。在他的身上,我看不到很多學者那孤傲而近乎古板的神態,更沒有感受到一位著名學者和詩人居高臨下看人的眼光,我只看到一位學者詩人那燃燒的詩性,溫和的目光,耐心和謙和。

    石頭在普馳達嶺詩歌里給我印象比較深。石頭是彝人的靈性之物,有很深遠的文化宗教學喻意。在現實中,彝人將石頭比作彝族靈魂的見證,把如石頭般剛強和內斂喻為彝人不屈的性格。而作為一位彝人,詩人的痛穿透古今。在《我用石質的呼吸仰望鳳家城遺址》中,詩人的悲憫達到了極點。我想那沉寂在荒草里的殘垣斷壁,那被水蕨伸長了臂要盡力掩蓋卻怎么也蓋不住的燒焦了的石頭,“今天我以一個彝人頂天的身影,讓風線裝著走近這座倒塌的城堡”的深情和心緒,誰能將這樣的問題回答:“鳳家城啊,我該以怎樣的頭顱靠近你?我該用怎樣的眼神審視那段被燒焦的歷史?”“在鳳家城深埋了幾千年的種子啊,你若將身子一挺,能否揭開冰封的厚土,向你的子民講述那段彝人干戈相向而堆滿血腥的故事?”三臺山承載不了這樣的追問,掩面嗚咽,山風撫慰不了詩人的傷痛,將天邊的云霞驅趕。彝人先民的背影在歷史長河里越走越遠,而英雄髻卻永遠高昂在詩人的頭頂,凝重的感情通過詩人的筆觸根植在讀者心里。

    彝族傳說中的英雄人物支格阿龍,這個和后羿一樣有射殺多個太陽通天本領的英雄人物,是彝族創世紀的英雄象征。美麗的蒲莫例依生養了英雄的支格阿龍,她是月亮的化身。彝族歷史上有名的畢摩阿蘇拉則,通天地知陰陽。生活在大山上的阿達阿嫫,大山給予了他們石頭般的質地與性格?!妒Z》短短的四節18行詩句,將彝人性格中淡定、執著、不屈、自愛的處世哲學,流瀉得一覽無余,彝人的豪邁與霸氣,灑脫與輕盈,快樂與幸福,堅強與自尊活脫在“石語”中,宣言擲地有聲,固如磐石,坐滿整個天空的胸懷讓人心生仰視。

    我想,用石頭比喻普馳達嶺的性格是最合適不過的了。而我,也只想用飽蘸著感情的聲音誦讀《石之語》,作為詩集《臨水的翅膀》讀后感的結尾:

        太陽是支格阿龍的

    月亮是蒲莫例依的

    天地是阿蘇拉則的

    石頭是阿達阿嫫的

    太陽的高度是阿達的

    大海的寬度是阿嫫的

    雄鷹的速度是天空的

    鍋莊的溫度是彝人的

    太陽  請帶上彝人千年的榮耀吧

    月亮  請把遠古的眷戀疊成翱翔吧

    雄鷹  請將畢摩的祈禱帶給天菩薩吧

    石頭  請把彝人矗立成天空的高度吧

    直眼從高度仰視

    我的憂傷飄在風里

    我的快樂躺在云上

                                                        2010-10-8

 ————————————————————————————————————————————— 

作者簡介:彭愫英,白族,筆名霞衣,云南省作協會員,怒江州作家協會理事,出版發行了長篇小說《棗紅》、中短篇小說集《古道碎花》、游記散文集《鹽馬古道》、散文集《蘭馨一瓣為你開》。

 

通聯:云南省怒江州民族中等專業學校   彭愫英

郵編:673100

    E-mailcjxy.2006@yahoo.com.cn

[ 點擊數:] [打印本網頁] [關閉本窗口]
 

相關內容
查無記錄

Copyright ? 2012 .四川省彝文學校 版權所有   聯系電話:0834-3602136
網站維護:四川省彝文學校 涼山州民族干部學校圖書電子信息中心 建議屏幕分辨率1024×768像素
E-mail:scxynw@163.com  聯系地址:四川西昌市北街老統部巷28號  郵編:615000  

網站管理
国产强奷在线播放免费_正在播放国产真实哭都没用_日本aⅴ精品中文字幕